□□□当前位置:中国书画名家网--技法研究--李赞集:用笔墨构建博大的艺术空间--孔子美术馆馆长江继良 打印本页
李赞集:用笔墨构建博大的艺术空间--孔子美术馆馆长江继良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李赞集:用笔墨构建博大的艺术空间--孔子美术馆馆长江继良

  书画家李赞集先生是一位非常活跃的艺术家。他与那些愿意把自己关在书屋里的艺术家不同,除了要把书画艺术磨砺到位频出佳作之外,还有热情热心参与文化活动的丰富经历,显然是一位有胸怀有境界的人,格局很大,有弘扬文化的担当和卓绩。这一点特别让人尊敬,因为“不管东西南北风”或是“躲进小屋成一统”是一些艺术家的自娱选项。如果没有像李赞集这样的一引起文化弘扬的担当者在努力,书画艺术的传承与创新恐怕很难稳健地走下去。自从赵子昂提出了书画同源的论断,书画同修就成为艺术家们致力追求的目标。但是因为才华或许有不周全的问题,书画同时得到造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纵观李赞集先生的书画作品,可以知道他不但有书画同修的执着,并且才华不浅,拥有书画的双面造诣。李赞集先生的书法有非常鲜明的碑帖功夫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看他的书法筋骨雄强,有方笔朴茂的印象,这是源于碑学磨砺所。再者用笔刚柔相济,牵丝映带气韵滑畅,这显然是深临诸帖所形成的结果。能以碑学立骨,再以帖学成气韵,他的书法合成了碑帖之妙,成为当代书法走碑帖相融路径的示范者。宋代以来,书家尚帖学,刻了那么多的帖子,学帖就成了主流。到了清代,因为大家多有金石趣味,带动了碑学的兴起。到了当代,学碑还是学帖,总体上是有些迷茫的,但是李赞集先生清楚地有碑帖合成的智慧和行动,说明他的书法磨砺,是经过思考辨析而得出了行动方向。毫无疑问,这个方向是正确的。不但用毛笔写书法,还要动脑子想书法,方向搞清楚了,事半功倍,这让他的书法在书坛有一个相当耀眼的崛起过程。李赞集先生的书法博涉多优,门门都修炼到了。楷书功不欺人,法不欺世,把唐代楷书的点线精绝,结体正大都习成的相当准确,写进了虞世南楷书的圆活劲,还有欧阳询楷书的险笔,颜筋柳骨立精神,法度严谨,是楷书创作的能家。行书师法二王的特征明显,不仅仅是临兰亭序,还对十七帖有研究,所以李赞集先生的行书天质自然,还介入了章草的法度要件,起笔落笔写金书锦字,磨砺在先,本领为本。他的书法不但有非常好的传统功底,还有自立面目的趣味性,草书写龙是龙腾,写马是马奔,写佛有禅味,书法像形的趣味,令人赏心悦目,体现了当代书法家有让书法走进寻常百姓家的文化铺陈意识和努力。在绘画这个方面,李赞集表现出了师古也师今的宽博。一些花鸟作品,明显带有齐白石花鸟的红花墨叶风格,色彩丰艳,气韵不俗,又很接地气,切意适情的塑造意识强,不但学齐门画法,还学习齐门雅俗共赏的画旨,让他的画很有视觉艺术的张力,魅力十足。当然,他作画并不会拘囿于一门一派作画匠,而是有吸取诸家精华自立面目的自我努力。如果大家都画齐白石的红花墨叶,画得多了,也就完全俗化了,不会有什么出彩的东西表现出来。李赞集的花鸟作品以笔墨当随时代的进取琢磨,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式上,都经营出了自己的一片艺术领地,并且这个领地开疆拓土的速度正不断加快,在画坛所带来的影响力也是越来越大的。在自己的绘画艺术领地经营,李赞集先生的风格是“新”。比如画竹子,大家多是直立竹或是右倾竹,这是范式的约定。但是到了他的画里却是一反平常画左倾竹,方向变了,空间结构变了,笔法的纹理也跟着变了。形式的改变,立即就带来了欣赏的新奇。左倾画竹,无论是行笔还是结构,都是比较困难的,他能破解困难画“李竹”,这就是创新有能量的见证。再者,李赞集先生创作的花鸟画,在色彩的渲染上明显介入了油画的光影流动,色质非常流丽悦止,形式感大大增强,为当代中国画向“新”的意象出发做出了很好的示范。他用笔墨构建了一个博大的艺术新空间,所以他的画里的“新”感觉不仅只是这些,还有很多。可以经过更多的学术研究,把这些画的艺术新奇挖掘出来,为当代中国画的创作提供丰富而多元的参照和引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孔子美术馆馆长江继良

加入时间:2021年1月30日11:13 〖推荐给好友〗 〖关闭窗口